主頁 > 歷史 > 正文

岳飛的真實斗爭力有多強?20多歲被叫“岳爺爺”,把金兀術打得哭天喊地

2019-04-01 21:24暫無閱讀:2000評論:0

文丨《那些年》小小那

麻辣有趣聊汗青丨財經視角說宋朝

作為家喻戶曉的抗金英雄,岳飛的身上寫滿了斗爭傳奇。他縱橫馳騁、所向披靡,打得金兵心驚膽戰,私底下叫他“岳爺爺”;金軍統帥更是被他整得莊嚴掃地,傲嬌稀碎,哀嘆著“撼山易,撼岳家軍難”。

切實,趕上岳飛如許的敵手,的確就是仇敵的惡夢!

他是生成的攻擊者

眾所周知,宋朝在軍事上有著被動防御的傳統。哪怕到了南宋紹興年間,戎行本質已經有了極大變更,但在金人的鐵騎前,宋軍照樣被動挨打居多。能打贏防御戰,已經相當不易。自動攻擊,怕是好多人連想都不敢想。

但岳飛就紛歧樣。他是南宋集體極其罕見的“攻擊型”人才。他曾指摘宋高宗和南宋朝廷“僅令自守以待敵,不敢遠攻而求勝”。他的主張是,與其等仇敵打上門,不如我們自動殺曩昔。于是,南宋抗金時代,他曾數次組織大規模攻擊戰爭,并且每一次都讓金兵損失慘重,狼狽不已。

紹興四年(1134年),岳飛第一次北伐,大北偽齊李成,并將偽齊占有的城池一并奪回。

紹興六年(1136年),岳飛第二次北伐,攻城略地,所向無敵,收復了陜西一帶的商州全境和虢州部門區域,俘獲多量戎馬。

紹興六年(1136年),岳飛第三次北伐,進軍至蔡州一帶,俘虜偽齊將領數十人,戰士數千人,戰馬數千匹。

紹興十年(1140年),岳飛第四次北伐,先后收復鄭州、洛陽等計謀要地,掃蕩了開封外圍敵軍,在郾城、潁昌大北金軍。

宋史專家張其凡如是評價道:“批示大兵團,動員攻擊戰,戰勁敵而勝之,威震敵膽,環視兩宋三百年間,唯岳飛一人罷了。”對于金人而言,有如許一個滿眼血絲、隨時或者拎著大刀殺過來的敵手,怎能不做惡夢?

在你擅長的范疇把你打敗

長久以來,金人擅長馬隊作戰。履歷過嚴酷磨煉的金軍馬隊,耐力精良,意志固執,一旦開戰,打上一成天都是屢見不鮮。這一點,守衛僧人原的吳氏兄弟以及守衛順昌城的劉锜都曾見識過。只不外他們應該知道,本身可以打贏金兵,很主要的一點是他們都占有了地輿優勢,要么是依托山險,要么是憑借城垣,以此牽制金人馬隊的威力,然后再輔之以天真戰術,避其鋒芒,擊其軟肋,最終取獲勝利。

但數次北伐華夏的岳飛可紛歧樣!他每次都是沖進最有利于金人施展馬隊威力的地皮!

岳飛哪來的底氣呢?岳飛的底氣,首要來自他有一支親手帶起來的馬隊部隊。南宋原本缺馬,然則岳飛在北伐過程中,繳獲了偽齊政權的上萬匹戰馬,加上以前歷次戰爭所截獲的以及南宋朝廷撥給他的少量戰馬,他組建了一支規模不小的馬隊軍隊。岳飛自己就擅長騎射,素有“勇冠軍”之稱,于是他親自帶兵,傳授騎射技法,并為士兵配備了花式兵器:每人一把長刀,一把短刀,十支短弩,二十支硬弓弓箭,還有圍盔和鐵葉片革甲等。放眼整個南宋,如斯高配的馬隊部隊絕對舉世無雙!

紹興十年,第四次北伐,岳飛便在金人的主場,以金人擅長的體式,來了兩場決戰——郾城之戰和潁昌之戰。究竟兩次都是以寡敵眾,以弱勝強,給了金軍主力以撲滅性的襲擊。

決戰過程中,完顏宗弼(金兀術)派出了一支精銳軍隊,身穿重甲,三人一組,以皮繩相連,此乃所向披靡的“拐子馬”。而岳飛號令步卒持麻扎刀(一種長柄火器)沖入敵軍陣中,垂頭砍敵馬足。拐子馬因用皮繩相連,一馬倒下,其他兩馬便不克動作,于是大北。完顏宗弼不由得大哭道:“我自海上起兵以來,往往以拐子馬取勝,想不到今天卻敗了!”

當你的敵手,在你最擅長的范疇將你打敗時,這種心理暗影,絕對是銘肌鏤骨的!無法匹敵的號召力

對于完顏宗弼而言,岳飛身上還有一個特質令他感應絕望。那就是岳飛仿佛自帶偶像光環,走到哪里都有擁躉。

好比,第四次北伐決戰之際,兩河區域的英雄俊杰、長者鄉親都對岳飛各式擁護,強烈響應。但完顏宗弼或者不知道的是,早在五年前,岳飛就派人來傳布朝廷恩義,招納交友兩河區域的英雄俊杰。于是“山大王”們紛紛收縮軍力,固守堡寨,等岳飛來了,便歸附投靠。

此外,四周州府的義師,也都約好日子同時起兵,并打出“岳”字旗,與宋軍互相呼應。有了這些民間力量的支撐,岳飛對于金軍的動態和地形分布,可謂管窺蠡測。在多方應援下,岳飛幾乎屢戰屢勝。

不光民間力量賜與岳飛全力支援,連金軍陣營的將士不少也望風而降。如金禁衛龍虎大王的部下忔查千戶、高勇等人,都機要接管了岳飛的燈號,從北方前來歸降;連金軍名將韓常都籌算率部五萬人歸附……岳飛愉快地對他們說:“當者披靡金老巢黃龍府,我同諸位將領一路舒懷猛飲!”

反觀完顏宗弼這邊呢,他本籌算招募一批青丁壯放逐,究竟連哄帶恐嚇,整個河北區域沒有一人遵守。完顏宗弼于是哀嘆說:“自從我朝鼓起于北方以來,從沒有遭到過像今天如許的挫敗。”

幾代人的惡夢

郾城、潁昌兩戰之后,金軍已被打得心驚膽戰,發出“撼山易,撼岳家軍難”的慨嘆。作為金軍主帥的完顏宗弼已經無計可施,預備整頓殘部退回黃河以北。這是岳家軍兵勢的最岑嶺,也是整個南宋時代兵勢的最岑嶺!

后來得知岳飛的死訊,金軍將士們禁不住喝酒祝賀。是啊,終于不消心驚肉跳了。

幾十年后,金章宗寫圣旨招降四川守將吳曦時更是斬釘截鐵地說:“且卿自視翼贊之功孰與岳飛?飛之威名軍功暴于南北,一旦見忌,遂被叁夷之誅,可不畏哉。”你本身掂量一下你可否比得上岳飛?連岳飛如許的牛人都或者被朝廷猜忌踐踏,你還呆在南宋干嘛?從側面能夠看出,岳飛之于金人,是幾代人都時刻不忘的壯大敵手。

遺憾的是,這個給仇敵帶來過無數夢魘的戰神,最終倒在了本身人的手里。真是可惜,可恨,又可悲。

快速时时彩开奖计算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