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頁 > 歷史 > 正文

揭開《紅樓夢》千古之謎~~寶黛之情的背面是太子和太子妃無比憤恨

2019-10-13 13:51暫無閱讀:660評論:0

上節我說康熙為本身喜歡的兒子選媳婦是很留意式樣的。康熙本身本人大婚的時候,也就是年僅十二三歲,皇后赫舍里氏與康熙同歲。當康熙第一次南巡時,太子已十一歲了,所以這時的康熙已起頭屬意太子妃的人選,那也是太正常不外的事了。值得注重的是,石文炳護駕至京后的一個月,即康熙二十三年的十二月,石文炳即升任正白旗的正都統了。雖說是石文炳是護駕有功,但也不克不說康熙是為選太子妃作的前期鋪墊。甚至有或者此次護駕回京康熙就命石文炳把女兒瓜爾佳氏也帶上,就說是到國都,或是到皇宮玩一玩,也是有或者的。這示意在文本中,就是林黛玉第一次進賈府,“不敢多說一句話,不敢多走一步路”。當然這都是推想,不足為據。但在康熙三十年,康熙更是特恩賜其祖父石華善雙眼孔雀翎,“蓋宗室公爵所戴者也。”這是皇家的人才能享受到的特別的待遇。而此時的太子已十八歲了,并有了則福晉李佳氏,還生有太子的第一個孩子,但卻沒有封爵為太子妃,看來康熙心目中,已經早有人選了。

康熙三十三年九月,石文炳由福州將軍任上,復補正白旗漢軍都統。十一月卻于赴京途中病逝。于是,康熙帝便將其長女瓜爾佳氏接入宮中,并于康熙三十四年的六月,與太子結婚,遂被封爵為太子妃。康熙帝對這位艷麗嫻淑且孝順的兒媳婦也是倍加呵護,也最為信任,瓜爾佳氏也就以準皇后的身份治理后宮。要知道,太子是一位桀驁不馴,窮兇極惡,還常將外間女子帶入宮內,好男風,常令俊秀男童隨侍擺布,太子所干的事令康熙本身都難以啟齒。所以康熙為了本身的兒子能學好,一定會讓知書達理,和順嫻淑的太子妃,要常說一說勸一勸太子,這也是很正常的事,隨口就說出來了。如許一來,康熙勢必就與兒媳婦瓜爾佳氏便會有過多的接觸,加之又疼愛有加。而太子又是一位唯我獨尊,自傲,心胸窄小,多疑,且不克容人的人。

《清圣祖實錄》載“鳩聚翅膀,窺探朕躬,起居動作,無不密查。彼有一小寺人善福,如廁,皆遣人伺察。”稀奇是狐疑重,遇事從不與人商酌,所以當十八子病重的時候,他才能寫出那樣差勁的奏表。所以太子妃才會說:“若何不與我相商行此等事?今我等不克生矣!”太子之所以不與太子妃相商,是怕太子妃又敷陳了父皇康熙。所以太子便猜忌本身的老婆瓜爾佳氏與父皇康熙有染。在汗青上,父皇看上兒媳婦并占為己有的在汗青上觸目皆是。唐明皇李隆基與兒子壽王的媳婦楊玉環的故事,就是一例。皇太子胤礽對汗青又是管窺蠡測。所以作者才在文本中寫出“可嘆停機德,堪憐詠絮才。玉帶林中掛,金簪雪里埋。”“寶玉又問婊子”等等。

一定又會有人說,你所說的都是你的揣測,聯想也太雄厚了。說真的,還真不是我喜歡揣測,聯想雄厚,只能解說你沒有細心體諒,仔細心細,一字一句地去讀《紅樓夢》,只看其外觀,而不深究其背后,不睜其巨眼,便被那作者瞞蔽了去了。是作者廢太子喜歡揣測,聯想雄厚。好比說關于寶黛的戀愛,或者自《紅樓夢》問世以來,只如果讀過《紅樓夢》的,幾乎就沒有不被寶黛的戀愛所打動的,唏噓不已,熱淚盈框。但只要你去細讀,你就會發現,完全不是作者外觀上寫的誰人模樣的,作者對黛玉和寶釵都進行了訕笑貶低和人格上的羞辱,甚至是漫罵。

比 “秦可卿淫喪天香樓”有過之而無不及。外觀上看還似乎是對其贊揚,這就是作者的高妙之處,也是北京人的一大特點,用如今的話說就是,罵人從來不帶臟字的。但只要你細心地一剖析,卻無比惡毒。若是是一樣的小說,看其外觀也就行了,而恰恰《紅樓夢》卻有脂硯齋的批語,而批語又非要讓我們,睜巨眼,看后頭,細心體諒,看成史讀。如斯如斯,這般這般的,這能怪我喜歡揣測,聯想雄厚嗎?只能解說你沒有真正體味《紅樓》三味!

你好比說,“心較比干多一竅,病如西子勝三分!”這句,自《紅樓夢》問世以來,誰看誰都認為是對林黛玉的贊揚之詞,其豈否則。為什么這么說呢?欲知事實若何,且看我下節分化。

【喜歡我的別忘轉發,加存眷噢,敬請提出分歧概念。感謝!】

快速时时彩开奖计算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