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頁 > 歷史 > 正文

乾隆編《四庫全書》不為人知的原因

2019-10-13 17:22暫無閱讀:1978評論:0

建州女真入主華夏之后,熱衷文字獄,康雍乾祖孫三代,一個比一個能整文人,然則你要說他們要撲滅所有的文化,也是冤枉了他們。事實上,他們一邊整文人,一邊還時刻不忘“文化工程”。

譬如乾隆這個在位時間最長的清帝,在大興文字獄的同時,也大搞了一次大型“文化工程”,那就是編撰《四庫全書》。漢學士紀曉嵐為此做了捉筆吏,并引認為“太古成就”。

然而,《四庫全書》這項“文化工程”究竟是怎么回事?真的是好事無量的功德嗎?

要弄清上述問題,必需先解開這個疑團——乾隆為什么一遍搞文字獄,一邊搞四庫全書呢?

覆按汗青,不得不認可:在對華夏文化的揣摩與行使上,努爾哈赤的子孫不光比成吉思汗的子孫伶俐,甚至比漢族始皇帝還高妙。

好比乾隆搞的文字獄,就比秦始皇嬴政還高妙。為封世界文人之口,秦始皇搞焚書坑儒,乾隆也焚書也坑儒,然則它同時又給念書人一個出口——滿版“四書五經”,指定“統一謎底”。這就是聲勢浩蕩的“四庫全書”工程。

或許建州女真人吸取了蒙前人和秦始皇夭折統治的教訓,深悟此招更利于長治久安。

他們深知,本身是少數族群,單憑一點有限的武力維持窮兇極惡的專制政權,奴役恢弘國民,是注定不克長久的,為了避免重蹈秦始皇與蒙古帝國的覆轍,于是使用文化“兩手”:一手文化殛斃,一手文化整容。

于是,確立全國統治之后,他們就起頭把精神放在文化革新上。一邊揚言搞文化工程,一邊竭盡全力地搜書、焚書,舊書新書凡是有涉及異族的處所,一律點竄,有毀謗的處所,全書抽毀或禁行或全毀。現存的作者一被舉發,放逐、殺頭。

《四庫全書》就是在如許的配景下,成為滿清獨一許可留下來的“文獻”,因為這是經由“消毒”,全然沒有思惟與民族氣節的“無骨漢才”。

后來的文化學者公認,整容事后的華夏文明已經遍體鱗傷,四庫全書,這個“中國文化史上聲勢浩蕩的文化工程”實際上是“寓禁于征”,是一場打著文化工程燈號的文化大難。

乾隆文化兩手實施后,華夏文明成了滿清顯貴的股掌之物。想怎么玩就怎么玩。

顯然,在文化整治上,乾隆干得比他爺爺、爸爸都超卓,他不光殺威,并且“誅心”,凡是有一點點的思惟火花,一點點的自力人格,一點點氣節的人,悉數撲殺!動輒“棄市”“凌遲”“滅族”,無所不消其極!

乾隆時期的文化官員為了政績,捕風捉影,鼎力株連無辜,有時候乾隆明知道底下的奴才肆意濫殺,但并不加阻止,他要的就是“寧可錯殺一千,弗成使一人漏網”結果,讓被世界念書人不要有一點點出格的念頭!

事實還真如他們想象的那樣成長了。

在乾隆“文化兩手”的效應下,中國文化上千年來積淀起來的人格、節氣損失殆盡!在那樣一個朝代,有節氣的文化人無法存活。只剩下巴結奉承“奉旨寫作”的紀曉嵐這等御用文人之流跟《四庫全書》一路留了起來。

難怪民國粹者章太炎說:“乾隆焚書,其陰騭不后于秦也!”文學家魯迅指出,他們“殺盡了漢人的節氣廉恥!”現代汗青學家吳晗評價《四庫全書》說:“清人纂修《四庫全書》而古書亡矣!”

乾隆大功樂成后,文化在中國徹底成為一項“僵尸財富”。“避席畏聞文字獄”是其時的文人士子風聲鶴唳般的真實寫照,氣節、思惟、民權想都別想,所謂學士學者,只能在生命的淺條理爬行,像初級動物一般“著述都為稻糧謀”……。

快速时时彩开奖计算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