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頁 > 社會 > 正文

援藏3年再度申請 醫生袁洋與雪域高原的不了情

2019-10-13 10:27暫無閱讀:818評論:0

圖為:9月27日,西藏山南市乃東區結巴鄉衛生院,援藏大夫袁洋(中)指導本地大夫為病人搜檢。(湖北日報全媒記者柯皓攝)

援藏3年期滿,因舍不下,再度申請進藏

大夫袁洋與雪域高原的不了情

湖北日報全媒記者余瑾毅 通信員陳莉 朱琥

9月的西藏自治區山南市,已下過入秋后的第一場雪,雅魯藏布江兩岸的崇山峻嶺被積雪籠蓋。

9月26日上午,一位精瘦的男子,如往常一般,行走在山南市乃東區結巴鄉桑嘎村的鄉下巷子上。他穿戴白大褂,提著小箱子,熟練地穿行在藏式民居間。寬檐帽和墨鏡遮擋了他的臉,但村民仍能認出他。他們雙手合十,輕聲呼喊“袁大夫”。“袁大夫”名叫袁洋,本年42歲,是武漢金銀潭病院耐多藥病房副主任醫師。2016年7月,袁洋響應組織號召,作為湖北省第八批援藏工作隊成員進駐山南市,任乃東區衛生局副局長。

3年援藏期滿,因記掛未完成的工作,他申請再度援藏。2019年7月21日,回漢僅5天后,袁洋又踏上去西藏的路。

再回高原“自討吃力吃”只因“舍不下”

高遠的藍天,遨游的雄鷹,山南是袁洋抹不去的記憶。

這里平均海拔3560米,最低溫零下20攝氏度。再回西藏,有人說袁洋“自討吃力吃”,袁洋說,只因“舍不下”。

結巴鄉桑嘎村46歲的格桑是袁洋“舍不下”的人之一。格桑患有結核病多年,治療一向斷斷續續,因病未治愈,格桑沒有勞動能力,家景在貧困線盤桓。本年4月,袁洋從村衛生人員口中得知后,把格桑從家中接到乃東區人民病院搜檢,診斷為耐藥結核,且格桑胸腔有積水,肝功能也很差。遺憾的是,山南沒有對癥的藥物可用。

耐藥結核治療周期長,所用藥物對肝功能傷害大,一樣患者很難適應,治療往往功敗垂成,西藏區域對耐藥結核的治療手段有限,袁洋決意護送格桑去武漢。

在袁洋的關聯下,格桑住進金銀潭病院,當天就進行了全身搜檢,專家會診后治療方案很快確定。經由43天的治療,格桑病情好轉,袁洋把他接回桑嘎村。

記掛格桑,9月26日,袁洋前去探問。推開格桑家門,格桑見是袁洋,感動地說:“我干起了農活,喂了4頭牛,還在村里做裝修工,如今掙了錢,要蓋新房了。”

袁洋扶著格桑坐下,為他量血壓。因擔心格桑褪下一只袖管著涼,袁洋把格桑的外衣圍在格桑腰腹。“服藥后視力若何?做裝修工累不累?”袁洋細心扣問,最后還商定了復查的時間,調整了用藥方案。臨走前,袁洋細心地把格桑所有的藥物拿出來,從新分類擺放,把新的用藥量寫在藥盒上后,又叮囑同業的村醫翻譯成藏文。

格桑拉著袁洋的手,輕輕地放在本身的額頭上說:“您常來看我,待我比親戚還好,您對我的恩典,這輩子、下輩子我都還不上。”“舍不下”的藏族同胞不止格桑。袁洋曾為一位患有腿瘡的藏族白叟按期清創換藥,他抱著白叟的腳放在本身膝蓋上,換藥后為白叟穿上鞋襪;也曾在過年時代,天天到武漢市兒童病院為一位藏族女孩關聯赴漢治療;一位有精神疾病的藏族女性因為病情復雜病院難以收治時,袁洋與病院通宵溝通,并請來外院專家會診……

袁洋說,當看到他們好起來,感應很欣慰。能治好更多人的病,這是援藏的價格,也是作為一名大夫的初心。

為革新手術室帶著氧氣瓶在北風中攀爬

山南市乃東區有1個街道和6個鄉鎮,藏族同胞3萬余人,因為各種原因,32年來一向沒有本身的人民病院,村民看病,要么舟車勞頓,從村里趕往山南市人民病院;要么在鄉鎮衛生院看病,醫療水平有限。

2016年9月,停診了32年的乃東區人民病院從新開診。此時,袁洋方才進藏兩個月。擺在袁洋面前的情形不容樂觀:門診只有內科、外科、婦科、兒科、超聲科、藏醫科,獨一的手術室閑置,連住院的病房都沒有。全院專業手藝人員不足30人,連一個中級職稱都沒有,遠遠不克知足一個縣級病院的需要。

袁洋從硬件做起。手術室年月長遠,溫度系統失靈,連修理人員都打退堂鼓。袁洋不愿拋卻,行使業余時間跑到其他病院考查。為了考查電熱管走向,他攜帶著簡略氧氣瓶和救心丸爬上兩層樓高的室外墻梯。戶外北風刺骨,攀爬加重高原回響,袁洋忍著強烈的不適,一連幾晚終于看出門道。他畫出圖紙,和修理人員協商革新方案。經由幾個月的革新,一個全新的現代化層流手術室建成。此后,在袁洋的協調下,由武漢市金銀潭病院救助,乃東區人民病院又有了本身的結核檢測儀和麻醉機。“硬件再好,沒人會用也不成。”袁洋說,他多次伴隨乃東分擔向導赴漢,懇求武漢大夫組團援藏。現在,乃東區人民病院有5位金銀潭病院的大夫,還有武漢市衛計委吩咐的專家。袁洋還接納“師帶徒”,每位內陸大夫由一名援藏大夫指導。

2018年,乃東區人民病院史無前例地有3名大夫經由中級職稱聘用,專業水平大幅提高。由袁洋牽頭完成的一項水痘傳染課題成為乃東區首個醫學課題。該院還完成了第一臺肌瓣移植術+髕韌帶修復術、第一臺纖支鏡檢,并順產第一名藏族女嬰。天天門診量從兩三人次提拔至如今的110至150余人次,岑嶺達250人次。

在一次疫情中,該院收治的患者悉數治愈,隔離的患者悉數康復。山南市衛計委主任桑杰群培握著袁洋的手說:“感激你練習出一支過硬的醫療隊,山南人民感激你!”

2019年,袁洋竣事援藏期前,乃東區人民病院申報國度二級病院。“這是病院的要害時刻,是乃東人民的大事,我不克這時候脫離。”在援藏竣事后僅僅5天,袁洋又回到乃東。

3年跑遍47個村只為培訓村醫

9月27日,乃東區結巴鄉鄉鎮衛生院門前開滿了格桑花,村民德吉卓嘎帶著發燒的女兒白瑪玉珍前來看病。

袁洋一邊為白瑪玉珍搜檢,一邊指導身旁的本地大夫:“春秋季候手足口病高發,手腳都要搜檢。”每當袁洋帶隊下鄉義診,幾乎全村的藏族同胞將他圍住,面臨他們虔敬的眼神,袁洋心急如焚,吩咐的專家終會脫離,只有培育本地村醫,才能有永遠不走的大夫,才能讓村民“小病不出鄉”。

2017年,在武漢援藏隊資金支撐下,袁洋率先在山南市亞堆鄉、頗章鄉和結巴鄉試點下層醫療績效改造,連系下層醫療的熱點、難點工作和短板,制訂了124項審核指標,涉及根基花樣、診療規范、慢性病治理、流行癥防控、婦幼保健辦事等。

七步洗手法、血壓計和溫度計的尺度使用方式、抗生素的精準劑量……村醫一切從頭學起,接管系統化培訓。無論是驕陽當空,照樣風雪交加,每季度袁洋都邑率領各鄉鎮的村醫翻山越嶺現場交叉審核。3年間,袁洋跑遍47個村,每個村都去過五六次,而這47個村分布在2000平方公里的局限內。

審核機制下,村醫們力爭上游。在2017年山南市衛計委年關審核中,乃東首次獲得第一名。群眾寫意率由審核之初的33.3%上升到85.7%,群眾就醫實現“小病不出鄉”。

袁洋對此并不寫意,他說:“機制還需優化,這也是我再回乃東的原因。只有留給藏族同胞一套優良的機制,才能寧神脫離。”

快速时时彩开奖计算器